其幕后投资操盘者正是资本市场的老手――快鹿集团

中国电影沦为金融"衍生品" 业内人:圈钱游戏-中新网   本报记者 陈涛   中国电影市场从去年暑期持续至今年春节的票房神话,到今年暑期档无可奈何地破灭了,资本像一只无形的手也在其中充当着火上浇油的作用。由于那些不艺术底线的资本大量参与,把电影变成一种资本运作和游戏,看似热闹,实则已埋下祸根。   你看到的   暑期档国产片票房下滑四成   习惯了狂奔的中国电影市场,在行将从前的这个暑期档连踩好多少脚急刹车。   据艺恩票房统计,截至昨天,今年暑期档上映影片超过百部,票房总额约123亿元,与去年基本持平。其中,国产片数量濒临80部,总票房勉强超过47亿元,比较去年暑期档国产片劲收79亿元的战绩,同比缩水约31亿元,下滑幅度近四成。如果论影片个案,论断更令人灰心。在为期三个月的暑期档里,今年票房最高的《盗墓笔记》近9.9亿元,这象征着今年暑期无一部国产片破十亿。而且,即便将“门槛”下拉到5亿元,成功超越的也只有《盗墓笔记》《绝地亡命》《寒战2》跟《大鱼海棠》4部影片。要晓得,去年同时段单单《捉妖记》《煎饼侠》跟《大圣归来》“三驾马车”就斩获票房超40亿元,《捉妖记》更是以逾24亿元的票房将《速度与激情7》从内地最卖座影片的宝座拽了下来。   数据显示,今年暑期档上映影片中,豆瓣评分在5分以下的“垃圾片”占比超六成。还有,以前竞相争抢暑期档的气象涌现“画风渐变”,包括《大话西游3》在内的多部影片常设撤档,“技能起因”、“档期竞争激烈”成为集中借口。“电影市场大盘疲软,加之对自身影片品德不够自信,决定后撤也是自保。”电影市场分析专家蒋勇说。   你不知道的   中国电影沦为金融“衍生品”   在蒋勇看来,资本的双刃剑正在露出其狰狞的一面。这些年伴随各路资本猖獗涌入,久久热,确切让国内市场的容量由几十亿元快速跃升到四百多亿元,“但也粉饰了创作才干低水平徘徊的事实。电影人在坐享风口浪尖无穷风景的同时,没能拿出更多让观众愿意花两小时认真观看的影片。”电影市场研究者刘浩东也认为,资本大举介入已影响到电影人的心态,“对电影生态而言,‘赚快钱’才是伤筋动骨。”   著名电影人周铁东看得更透彻,“内地电影市场一度飙涨的内在能源是电影出产被金融资本所裹挟,而不少资本醉翁之意不在电影,它不过是金融运作的诸多环节之一。”   典型案例莫过于上半年暴发的电影《叶问3》假票房事件,其幕后投资操盘者正是资本市场的老手――快鹿集团。有业内人士如斯分解其运作手腕:利用旗下影视公司,通过自家资金管理公司,在多半是自家的P2P平台进行融资,看起来钱是投向了影视名目,但显然多少家关系公司的股价才是其兴趣点。   “在环环相扣的流程中,你很争脸到因电影而起的所谓影视项目,与艺术生产还有半毛钱关联。”一位不愿具名的电影从业者认为,如此做法只会将电影从艺术作品无限拉低成金融敛财工具,“全体套路就是某种‘圈钱游戏’,电影更像是出于融资宣传打出的一则华丽的‘广告’。”   近两年,包含基金分拆、保底发行等与电影产业并无关联的众多金融概念,频频呈现在影片制造、发行、放映等各个环节。周铁东吐露,其常见做法是,一部影片创作过程中所需的资金,都可能被打造成标准化的理财或信托产品进行融资,而且相关投资方还能从股票市场坐收渔翁之利。从去年的《港?》到今年的《美人鱼》……与金融衍生品相生相伴的影片亘古未有。   “电影人刹那就可以切换成金融范围的高手。”刘浩东认为,资本参加电影本不错,但假如电影人只去思考如何联手资本取得高额回报,资本之恶就会被放大。   你该思考的   挤泡沫让电影远离资本迷途   按照目前的票房分账及缴纳税金比例,制片方的收益约占电影总票房的三分之一。比喻去年内地电影市场约440亿元总票房,制片方从中失掉收入约147亿元。再刨除其中的进口片份额,国产片制片方获得的收入不足百亿元。在投资与回报持平的情形下,国产片目前制作投资额也就在百亿元以内。   “但当初电影圈的制片投资额远超回报额,供求已大大失衡。”蒋勇认为,超常供应的金融资本并不寄渴望于票房回报,而是借电影“下蛋”,从资本证券市场上谋财。在他看来,过多的“资本泡沫”已绑架了中国电影,导致电影工业走上迷途,并未推动电影产业强盛。有外媒不无揶揄,中国即将超过美国成为寰球最大票仓,但到底有多少人真正坐到影厅观看电影呢?   比拟中国电影市场成熟得多的美国电影市场,就不会浮现像《叶问3》这样的资本游戏。“所有市场加入者都应该思考,这到底是依然稚嫩的中国电影市场产生的畸形表现,还是在监管与法律层面尚有缺位?”周铁东如是说。   事实上,作为商业融资的一种,片子名目实现融资后,色久久色悠悠色琪琪,应当能够从融资平台追溯资金是否真正用到了电影制作上。然而,大多数情况下,投资者再难查问到资金用途。“电影融资范畴出现的泡沫,实际上就是政府治理上的缺位。”核心财经大学文化与传媒学院教养周正兵以为,要管理目前电影行业的融资乱象,还得落实相干法律法规,但凡管理不到位,就有人乘虚而入。   在中国影协秘书长饶曙光看来,今年暑期档的票房滑铁卢,反而有利于挤掉那些投机的资本泡沫,“短期资本、非专业资本退潮,中国电影才华真正走上品质提升的正途。”“股神”巴菲特有句名言,只有市场退潮时才知道谁在裸泳。在这场电影资本主动吹起来的泡沫里,谁在裸泳兴许很快就能见分晓。

发表评论: